旅游

当前位置: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 旅游 > 快成年了,你还好吗

快成年了,你还好吗

来源:http://www.best-sclae.com 作者: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时间:2019-10-06 17:06

01

图片 1

图片 2

傍晚待在家里太冷,就决定出门走走。

01

2012年的除夕,在距离春节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我因为一场意外而住进了医院。

走着、走着,就到了附近的一所中学,但先前我并不知道。

早上醒来打开手机时,看到小堂妹先前给我发来了一段语音留言。

当时诺达的病房,却只有我一个人,显得有些清冷与难过。

我看到马路边有个操场,旁边有个旋转的小铁门。发现很多人从那个小门进入操场,我也跟着他(她)们进去。当中大多是在附近居住的中老年人,趁着吃完晚饭的功夫,三五成群一起出来散步取暖。

后来才知道她想向我咨询自考大专的事情,她觉得像她的专业,接着考平面设计比较难。平时休息的时间不多,也纠结一些其他的问题。

在初二的那晚,一个小姑娘突然地从偏远的老家被送到了医院。后来才知道她年底前出院后,因为烧伤病情的恶化,不得不再次住进医院。

我也沿着操场走,然后在一棵黄色的腊梅树旁停了下来。

对于自考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简单地咨询了下别人后,晚上再找她聊天儿的时候,她说已经报名了。学制是两年半,四月份就要考试了。

这个小女孩儿叫做胡怡,那年,她11岁。

然后,我想到了我的堂妹,那个叫“腊梅”的姑娘。

我不知道为啥这么仓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刺激了她。还是因为昨晚我转载的那篇励志的文章,让她备受鼓舞。

当时正读小学五年级的她,长得很漂亮,瘦瘦小小的,很腼腆。她跟小堂妹一样大,感觉她却懂事多了,她似乎有着本不该属于那个年龄阶段孩子的懂事与忧伤。

就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还进入她的微信空间,看了先前的动态。

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她有些爱玩。但看来这次是下定决心要自考大专了,虽然以前有听她提过。

然后,我就陆续地了解到关于胡怡的情况:她有个八岁的妹妹,还有更小的弟弟。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父母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有些好吃懒做,不讲道理。腊月中下旬,她跟妹妹在家里洗澡,房间里放着一盆炭火。因为一氧化炭中毒,她为了救妹妹,自己扑倒到火盆里,致使整条左臂都被烧伤……

02

因为休息的时间不多,手上没有多余的钱,所以她一直没有报考。

父母把全部责任都归咎在奶奶身上,不肯拿钱出来给她治疗。没有住几天,便出院了,但现在伤口感染得更加严重。

腊梅因为出生在腊月二十九,大妈她们当时就想着是寒冬腊月、梅花盛开的季节,所以就索性叫“腊梅”吧。

02

那些天,来医院看我的人很多,却没有人来看她,除了整日陪伴她的爷爷。后来才知道,亲戚都不想搭理她父母。那个五十多岁的爷爷并非亲“爷爷”,跟七十多岁奶奶的结合,一直都让她父母难以接受。

后来她们每次提起这件事情,就说幸好那一年还有腊月三十,否则要忙死了。

小堂妹名叫“小梅”,是我三叔的女儿,也是我们整个大家族里年纪最小的孩子。

胡怡的伤口很严重,每隔一天就要换药。女医生态度不好,人很毛躁,下手也很重。每天晚上,她的伤口都会很痛、很痒,她却那么坚强地忍着,半夜都可以听到她因为疼痛而磨牙的呻吟声。

腊梅是三叔的大女儿——更确切地说,是一个聋子跟一个哑巴的女儿。

因为她姐姐叫做“腊梅”,所以后来大家就索性叫她小梅。

有时候换药前,她爷爷筹钱去了,还没有回来。我就让她吃几颗我的口香糖,让母亲为她热瓶牛奶或者喂点儿面条儿给她吃……很多时候,她是拒绝的,她忍着饿、痛换药,等着爷爷回来,给她打饭。

三叔在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生病,被送去打针。后来耳朵就聋了,好像是青霉素所致吧。几十年前的人们,还没有维权意识,也没有钱去治疗,就这样毁了他的一生。

三叔读小学二年级时,因为生病打针药物过敏,后来耳朵就听不见了。在将近三十岁的时候,娶了邻村的哑巴三婶。

有时候,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躺在病床上,同我们开心地聊天,或是安静的看书,然后把书里的故事讲给爷爷听,抑或是玩手机上的游戏……

三叔因为耳朵听不见了,所以就不能够继续上学了。加上家里太穷了,兄弟姐妹又多,就在家里帮忙干农活。

在生下小堂妹前,三婶也怀孕过几次。但当时计划生育很严,最后都无奈地被送去流产,据说还都是男孩儿。

有一天早上,我问医生我的伤口以后会不会留下疤痕。

后来才听说,其实三叔小时候很爱学习,字也写得好。只是后来耳朵聋了之后,智商就倒退了。大一些后,他出去干苦力。大家让他干最脏、最累的活,别人给多少,他就拿多少。

后来在大堂妹五岁的时候,三婶再次怀孕。记得当时她还在我家的红薯窖里,躲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来,当地村干部上门来砸了很多家里的家具,也罚了些款。

“怎么可能不会留下疤痕?”医生冷冷地说。

记忆里,别人经常歧视他,嫌他话多,骂他“B聋子”或是一些难听的话。他很生气,情绪很暴躁,却又无能为力。

三叔知道又是个女儿后,伤心难过得说以后老了没人挑稻谷,家里的农活没人干。

然后,我躲在被子里哭。那一年,我才24岁,还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

一转眼,三叔都将近三十岁了。村里同龄的小伙子早都结婚、生子,他还是一直说不上媒。

后来,我们谈到这事儿时,都笑了。说要是个儿子,估计要打光棍了,而且女儿比儿子贴心。

胡怡就轻轻地一遍又一遍地唤“阿姨、阿姨……”。之后,我起身下床上厕所,打着吊针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床沿,管子里立马都是我的血。我吓呆了,她迅速帮我喊医生。之后,她一直盯着我的吊水瓶,药水快完时,她帮我叫母亲喊护士。

后来,就有人把附近小他近十岁的三婶介绍给他。三婶长得很漂亮,可却是个哑巴。

小时候的小梅,比她姐要聪明很多。走路、说话,各个方面都正常。

她说:“阿姨,不要哭,一切都会好的。”

就这样,一个聋子,加上一个哑巴,组成了一个家庭。

还很小的时候,她在农村小学教书的姨妈就将她送入了学堂。

然后,她就同我讲很多关于她的故事。比如,她的学习成绩还不错,每次都是班里前几名;她的爷爷对她很好,每次都把好吃的留给她;她的父母总是拿她跟妹妹出气,有一回,很小的她刚做完手术出院,她母亲把她推到在地;弟弟饿了或者是生病了,她半夜要起床服侍弟弟,否则将受到父母的打骂……

一年后,就有了大堂妹腊梅的出生。

03

初四那天,大堂妹跟嫂子来看我,晚上我用胡怡的故事跟其他的故事,来教育不懂事的堂妹。

03

渐渐地,小堂妹的个性很明显。她倔、脾气大、自尊心强,也爱顶嘴。当然,也比较早熟。

然后,她流泪了,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情。趁着她们出去打水的功夫,她爷爷对我说:“刚才胡怡说你真厉害,让你堂妹知道自己错了,说得话真对。”

尽管是这样的一家人,可是因为三叔的勤劳,三婶的灵敏,还有政府偶尔的救济,他们的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差。

记得以前大伯跟父亲偶尔说下她,她就顶嘴。然后,站起身来“砰”地一声关我家的门,出门回家。

初五那天,又是那个女医生给胡怡换药,她下手很重,言语冷冷地说已经欠医院多少钱,而她的爷爷出去筹钱还没有回来。

三婶经常骑车去街上卖菜、卖花,卖各种值钱的东西,比正常人还能干。她每次从街上回来,都会给孩子买各种水果、冰淇淋、早餐。这些对于那时贫穷的我们来说,简直是一种奢望。因为母亲从来都不会给我买这些,也很少给我零花钱。于是,我带着腊梅跟她妹妹的时候,就可以顺便吃些好吃的。

记得有一次去学校前,她问三婶要钱。三婶当时没给,她就不去学校。不是打她母亲,就是摔家里的凳子。我们看到后说她几句,她就跟我们吵架。

她终于忍不住了,哭了起来。我不忍去看她,还是忍不住去看。她的整条手臂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很多,血肉模糊。

腊梅一、两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后来渐渐会说一些,却也不清晰。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教她无数遍。再后来,她在农村小学教书的姨妈,早早地把她送进了学堂。每天上、下学的路上,我就教她数数、教她说话。有时候她走不动,我就背着她。在学校里,也是很照顾她。

那个时候,她上初中。自尊心极强,也很叛逆。

那一天,我很难过,在场的人无不感到难过。我很想打骂、质问她的父母,替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儿感到愤愤不平。

在读了第二个学前班后,她终于开窍了,会写一些简单的数字。但是,似乎整个读书时代,她一直都很笨!

中考考得不怎么样,她姨妈就把她送进了附近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是平面设计。

下午的时候,她的父母带着一大包衣服,抱着弟弟,牵着妹妹从娘家赶来。她母亲大声地嚷嚷,吼她妹妹,然后整个医院都快要沸腾起来。她妹妹对她说:“我又没有让你救我,谁让你救我的?”她却没有说一句话。

读到初三的时候,她说不想念了。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大学。

那个国庆节她回来时,高兴极了。她说出去了一个月,还是觉得家里好。然后她低下头,我看到她在悄悄擦眼泪。那时,她是第一次坐火车,离开那个小镇。

我知道,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她还是会奋不顾身地去救妹妹。我还知道,她妹妹嘴巴比她厉害,但是跟姐姐的感情还是挺好的。

辍学后,她更是经常去网吧。她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找钱,若是三婶不给,她就哭,就打。每次回去,我都把从书上看到的励志、感恩的故事讲给她听,怕她学坏。我记得曾经我的QQ空间里,还为她写了几篇日志。

没过多久,小妹就经常发一些出去玩的照片。上课时间,也在玩手机。大家很怕她学坏,喜欢说她。她也怼回来,说我们不关心她、不了解她。

最后,连医生都看不下去了,让他们安静儿点儿。

后来,她听了我的建议,花了一百块钱去街上学计算机。之后,因为表现出色,在当地的公安局做人员调查统计。因为打字很快,每天可以输入几百页名单,也赚了不少钱。

记得那个时候,学校根据家庭情况及在校的表现来评助学金。后来,老师向大家说明了她家里的情况,把名额然给了她。结果,小堂妹气得几天都不去学校。

突然,胡怡哭了。

春节的时候,腊梅跟表嫂说想跟着他们一家去深圳。

后来大伯去世,隔壁多事的婶婶说她胖,让她减肥。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怼了回去。

然后,他们离开了,只留下她父亲。走之前,她的母亲还不忘提醒她的父亲明天是侄女出嫁的日子。趁着她父亲出去打水的功夫,我问她:“有时那么痛,你都可以忍着,刚才明明没有换药,为什么会哭?”

就这样,她进了一家工厂,成了一名流水线上的工人。

也许是家庭情况特殊的缘故,让小妹从小就觉得缺爱,自尊心强,很怕别人看不起她。

胡怡的回答却让我吃惊:“因为我妈妈在这里吵得令我心烦。”

那是2011年的春天,她才刚刚十六岁。那一年,我刚好也去了深圳。

04

是啊,我住院期间,母亲每天都在医院守着我,而她母亲呢?就那天来看过一次。那天晚上,爷爷回家筹钱去了。爸爸留在医院陪她,给她炖了鸡汤,她显得很开心。看完书后,她给爸爸讲书里的故事情节。

04

两年的中专毕业后,小堂妹很快便在武汉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平面设计公司做事。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父亲就唤醒了她,说要去吃酒席。因为路途遥远,怕赶不到。甚至没有跟医生交代下她该怎么办,拖欠的医药费该怎么办。那一天,我明显就感觉到了她的失落。爷爷回来后,大骂她的父亲,她沉默着不说一句话。

刚去深圳的日子是新鲜的,却也是孤单的。她会想家,躲在被窝里悄悄地流眼泪。

先是找工作,后来又是来回搬家,都是她一个人。

那天中午,她妹妹打来电话给她,说吃酒席前,她母亲拿棍子抽她的嘴唇,被抽出血来。她让妹妹到一边说话,让她不要跟母亲顶嘴……

想那个家,想残疾的父母。虽然在离家前,她恨透了脾气暴躁的父亲,讨厌他的唠叨。有时她跟妹妹不听话,三叔就狠狠地打,她说以后出去,再也不想回来了。

我不知道她在武汉经历了些什么,只知道这两年,她一下子长大了。据我所知,武汉也并不是很好混。工资很低,物价很高。更何况遍地都是大学生,而她只是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孩子。

那一年,小堂妹也是11岁,有时会顽劣,任性地乱发脾气,每次我都会想到胡怡的懂事。我问她姐:“如果换作是你,在相同的情况下,你会奋不顾身地去救你的妹妹吗?”

之后,她渐渐地喜欢上了繁华的深圳。只是,表哥偶尔周末开车带她去见识外面的美好,再回到小工厂做流水线上的工人,她就觉得内心很失落。

2016年,我跟男友去武汉玩,晚上我借宿在她的宿舍。那是在武汉中南路的一栋几十层的高楼里。两个房间里摆了几张架子床,有公共的卫生间跟厨房,以及一个放东西的房间。每个月的房租是五百元,而她那时的工资是两千块钱多一点儿。

先前很多人都说这个小女孩儿长得漂亮,因为近视,我没有仔细看。

那时,我们隔得很远。我在宝安区,她在龙岗区。

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她说有些不好意思告诉我们自己的工资。我们安慰道她比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经验,工资以后会慢慢涨起来的。

出院那天,我到胡怡的床前仔细地看了看她。那个时候,我发现她长得真的很漂亮: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也许是营养不良的缘故吧,显得比较瘦小。我想她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儿!只可惜,以后夏天穿裙子、短袖该怎么办?她的童年是否会留下阴影呢?

我记得那一年年底,她每天加班到很晚,决定辞职。她说特别想家,想念母亲做的饭菜。她说自己不会写东西,可是那一篇盼望回家的日志,却写得格外的好。

“我前几年刚毕业去深圳时,工资才一千多加提成,还不包吃住,不是也熬过来了吗?”我说。

那天,因为没钱住院,她也出院,要回家治疗。走之前,我给她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问她要了她家的地址、父亲跟奶奶的电话号码,让她好好学习,我说我会帮她,让她以后好好孝敬爷爷、奶奶,不要恨自己的父母……

过年,我因为一场意外住进了医院。腊梅在陪了我许久后,一个人又回到了深圳,进入了一家工厂。只是没多久,那家工厂因为要搬到很远的地方去,她便又辞职了。她说不想再做普工了,想坐办公室。

后来,我们谈到“一个人做过哪些觉得孤独的事情”。没想到这小孩子列举了很多事情,也说了很多自己的感受。她说每天下班后,一个人穿梭在那些高楼大厦间、在马路上闲逛、看到商场里喜欢的东西却又无能为力……

因为,我不想小小年纪的她,身体上有伤,心理上也有伤痛。

那个时候,大家知道她的想法后,都嘲笑她。特别是在大城市安家的表哥:一个初中生,竟然想坐办公室!你就好好当个普工,到时候回家嫁人算了!

“很多人都曾经经历过这些,这是成长的一部分。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很好的增值期啊!”我说。

回家后,我们一直有电话或是短信联系。

但后来,她真的做到了!

那个时候,她在我眼里,就是个还没有适应这个社会的孩子!

听说出院后,家人用了土医生的方法,伤口更加严重。最后要做植皮手术,她不好意思跟我说缺钱。我联系到了义工跟报社,他们也无能为力,不了了之……

当然,她付出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05

 2012年的6月,我终于又回到了深圳。

05

后来,小妹似乎适应了一个人在武汉的生活。对于在深圳、上海工作的我们而言,她已经不再羡慕了。

后来去了书店,给胡怡买了一本很厚的作文书。7月底,公司组织去阳朔旅游,我给她买了一个手镯。“国庆节”的时候,母亲带侄子来深圳玩。临走前,我把那些东西,还有一封长长的信交给了她,回家后哥哥帮我寄给胡怡。

接着,我去看腊梅的时候,才知道她在外面租了房子。也买了电脑,学习英语,PS跟一些其他的技能。当然,也认识了很多的朋友。偶尔去参加聚会,整个人都变得漂亮、有气质了!

周末的时候,她去大学间转下、去逛下街,或者跟同伴去欢乐谷玩……

没有过多久,我接到了她父亲的电话,说那些东西都收到了,很感激。胡怡想给我写信,却不好意思,也怕自己写不好。我告诉她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想写就写。我问她父母现在对她好不好,她说好多了。她告诉我她留级了,学习成绩比以前还好。然后,我心里坦然了许多。我又同信里说得那样告诉她:好好学习,以后来深圳。深圳很美,阿姨在豪华的写字楼里上班,每天都可以见到外国人,每天都给老外写邮件……

后面的几年,她跳槽、去健身、下班去跑步、打羽毛球、买了相机、去了云南,回来不是飞机,就是高铁……

我说武汉于我而言,还只是一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因为,我只是个转车时才经过的过客。

其实,很多都是骗她的。我只是想让她有个信念,我也不想打碎一个孩子纯真、奋斗的梦想。

当年,她很羡慕我能够去香港,现在她也经常会去香港购物!

她现在在武汉的日子,看起来很开心、快乐,也很满足。

2013年1月1日,胡怡给我打电话,问我过年是否回家,她似乎变得沉默了许多。

她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下、买了新的席梦思床、安装了太阳能、带父亲去武汉配了助听器、过年回来上街买年货、给家人拍很多的照片。她明白了父母的衰老跟表达爱的方式,不再讨厌父亲的唠叨。她也常常教育、帮助妹妹,说将来会带着父母一起去坐飞机,出去旅游……

去年“七夕节”的那天,大家都在朋友圈秀恩爱。她加班到第二天的凌晨一点多才回来,却还是不忘在朋友圈里调侃一番。

后来,我们又陆陆续续地联系了几次,我一直说服她的父母,提供她读书的机会,因为她很爱学习。不要让她早早地成为一个工厂的打工妹,但每次她母亲都对我说“没钱”……

她突然像个大人一样,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姑娘!

有一次大家在微信群里说她,她很无奈地说:“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后来,先前留下的电话号码都打不通了,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

跟腊梅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我们几个哥哥、姐姐!

真是让人觉得既想哭,又想笑!

2014年,当时工厂的老板知道了这个女孩儿的事情后,说想帮她。我通过一些途径找到后,他却又没有对她给予任何的帮助,弄得我很尴尬。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待在一家小工厂里做外贸,没有什么长进跟改变。除了每晚的熬夜、失眠,便是自怨自艾与衰老!我朋友很少,也没有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喜欢待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一成不变,日子过得一团糟!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找她帮忙,她说感冒了,那两天都没上班。全身不舒服,也没吃饭,就躺在宿舍睡觉。

后来,她以为我要结婚了,还专门给我发来了祝贺短信。

腊梅让我改变,我却想着坚持总会有收获!

武汉下雪后,我问她晚上睡觉冷不冷。她说冷,宿舍空调坏了,被子比较薄。

多么有心的一个孩子啊。

她说:“姐,有时候,我觉得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元旦回家前,表哥在微信群问她放假什么打算。她说回家,家里等着她上街去买过年的猪肉。接着表哥在群里说了一大堆:像这样的家庭,让她要懂得感恩,父母不容易,回家要帮忙做事……

昨晚的跨年夜,跟男友一起在电影院看《芳华》,感觉胡怡就很像那个何小萍。只是我更希望 她可以健康、快乐的成长,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她一直都比我活得光鲜、亮丽,只是我自己不愿意去承认罢了!

她听后心里有些不舒服,她说自己没有不懂事,觉得很委屈。

傍晚,看小堂妹的说说,一个人坐火车去武汉。这个跟胡怡一样大的姑娘,在中专毕业后,一个人已经在武汉工作了几年。此刻的她,是女大十八变,也已不像当年那么任性了。

后来,当我跳出那个圈子的时候,我才明白,她当年的那些话是对的!

最后,还是表嫂出来解围。她说表哥自己都不做好榜样,还说别人。我们也在一旁说她这两年长大了,很懂事。每次回家,不是买东西回去,就是帮忙做事……

然后,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整条手臂因为救妹妹而烧伤的女孩儿,现在怎么样了?

06

是的,这两年,小妹的确是懂事了!

也该是如花的十八岁姑娘了吧?是在读书呢?还是已经出去打工呢?抑或是父母早早地为她选了一门儿亲事,让她过两年嫁人?

今年过年的时候,腊梅去了一个家庭条件很好的男孩子家里吃饭。

06

当年那个被烧伤的小女孩儿,你还好吗?

期间,那男孩儿的一个妹妹望着她的苹果手机问道:“你也买得起吗?”她只是笑笑,不说话。

每次回家,家里的大人们都会问小妹每个月工资多少钱。让她存点儿钱,或是调侃她。我说她已经很不错了,像我们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过完年等驾照拿到手后,她又再次来到了深圳。只是渐渐地,她觉得跟那个男孩子不合适,就洒脱地分了手,并不像当年的我!

前段时间,大家都在网上晒自己的十八岁。

后来,就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他大学毕业没几年就在大城市买了房,很优秀,也很谦逊。

小妹说快过年了,我跟她聊天儿说:“是啊,过完年,马上你就十八岁,成年了。”

我翻看她朋友圈里的照片、说说,都是青春洋溢、美丽、自信、开朗的样子。

她说:“呵呵,是啊!”

深圳的很多景点,都有她的身影。

时光过得真快,还记得小妹出生的那一年,是2000年的春天。

她一直都是个爱笑、大大咧咧的姑娘,用她自己的话说:运气比较好!

还记得她小时候,我教她说话,带着她玩,给她扎麻花辫儿……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因为父母是残疾人而自卑的姑娘,现在的她会大大方方的介绍;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很土的姑娘,现在的她满脸的胶原蛋白;她不再是当年那个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姑娘,现在的她变得爱看书、爱倾听……

这一晃,都快过去整整十八年了。而小妹,也长大了、成熟了!

不可否认,她是个自律跟努力的姑娘,也一直在蜕变,让自己变得更好。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最小,却也最容易被忽视。觉得大家的焦点都集中在哥哥、姐姐们身上。她一直在努力,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07

我亲爱的小堂妹,其实你也很棒啊!你一直都是那个嘻嘻哈哈、热情、开朗、善良的姑娘!加油!

腊梅曾经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土、太俗气,曾一度想着改名字。

小妹,恭喜你—— 快十八岁,快成年了!也祝你永远十八岁!

后来,她说,觉得自己的名字挺好。就像腊梅花一样,在寒冬腊月里傲骨地绽放!

我记得小说《花与时光同眠》里有这样一段话:

也许

每一个女孩儿

都是一朵花

而花的宿命是

有多大面积的阳光

背后亦会有

相应的阴影

是的,每个女孩儿都是一朵花!只不过有些花开得早,有些开得晚。但只要花期一到,无论早晚都会盛开。

有些女孩儿像娇艳欲滴的玫瑰,有些女孩儿像芳香四溢的百合,有些女孩儿像凌寒傲骨的腊梅……

就像我那个叫做“腊梅”的堂妹——一个初中还没有毕业的姑娘,一个从生产线上出来的姑娘。没有很励志的故事,但背后不动声色的努力,却把生活过得很美,也越来越有底气!

你,又是哪一朵花呢?

本文由手机版美高梅网站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快成年了,你还好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