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当前位置: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 旅游 > 有个地方叫香港,莫让最美好的时光失窃

有个地方叫香港,莫让最美好的时光失窃

来源:http://www.best-sclae.com 作者: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时间:2019-12-02 19:15

Jacqueline大学本科是英语教育专业,之后去香港浸会大学(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念翻译专业的硕士。高考时,因为机缘巧合,一个本来梦想着要在化学方面做出点什么的理科生,却走上了学文的道路。

6

这短短一年的时光于我而言,是分外得珍贵。因为短暂,所以从第一天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告诉自己要好好珍惜。我会依然保持着写随笔的习惯,记录一些不一样的瞬间和一段时间对生活的感悟与反省;也会很耐心地去分类整理手机与相机里的照片;会用超乎自己想象的努力去完成一些学业上的任务和论文;也会把百分百的精力投入到尽情地玩耍和旅行中。

  还有一门很受益的课是“英语新闻报道与写作”。授课老师Masato是日本人,曾任CNN记者。秉持着日本人的认真、严谨和敬业,他授课的每个细节都力争做到完美:要求我们每天读《南华早报》,并每周举行时事新闻测验;每次作业都会认真批改并发回反馈,至少修改三次才能被通过;每堂课都留大量的时间来讨论,并定期举行模拟新闻发布会……一学期下来,我从对英语新闻一无所知,到打下坚实的基础,Masato老师真是帮了我太多。学期结束的时候,老师不仅给了我A,还在全班同学的面前送了我一份礼物,作为每周时事新闻测验总分第一名的奖励。

4

2

我准备申请的专业是港中文的计算机辅助翻译(Computer-Aided Translation,简称CAT)。这是一个比较新的专业,对语言成绩的要求也相对较高,我的申请过程也算是比较一波三折。从开始准备去到拿到offer这条DIY艰辛路,中间走过的一切不容易,都只有经历过才会体会到。

关于文书。这是DIY最让人头疼的一块,也是最有成就感,收获最大的一块。个人陈述(PS)、简历(CV),甚至那些推荐信都要自己草拟。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几点我在准备PS时的经验。

一开始可能毫无头绪,多看看别人的,就会有个思路了。可以重点选择一个对申请比较有利的经历详细说一下。

此外,可以先去学院官网上了解专业课程的情况,在PS中提及,显示自己对专业课程的了解和关注。然后,我还看了一些专业书,在PS中谈了自己的见解。因为港校比较注重培养学生的思维而不是死背书,而这正是一个展现你批判性思维的好方法。

虽然港中文对PS的字数没有限制,但是也不要一发不可收拾地写太多。我当时就有点写太多废话了,后来拿去给外教改(英语专业的要利用这个难得的优势,外教一般比较认真,改出的语句比较地道),她就说我有点太wordy了,说要挑重点,不然会让老师遗漏掉你真正想说的部分。

材料寄出去后,能等来面试总是一个给你希望的事情,当然有些专业没有面试。关于面试可以先去搜罗面经,所有以前被问到的问题最好都准备下,至少要知道怎么回答。还有多读下自己的PS和CV,老师喜欢从这里面找问题问你,还喜欢从你的回答中延伸出别的问题。所以千万不要谈到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可能你只是蜻蜓点水地点到以显示自己的见多识广,但是老师抓住这个点无限延伸地提问,你就要穿帮了,这是很囧的。

港中文面试是在Skype上,事先调整好位置与光线,可以先跟爸妈Skype,确定话筒、光线、自己的形象一切就绪,调整好心态,等待考官打来吧!

  虽然我在香港的求学花去了高昂的生活费,累得体重减轻了十多斤,但是我学到了在内地大学四年也很难学到的丰富知识,得到了独立应对挑战的宝贵经验,更收获了许多香港和国外的朋友。如果有可能,我还愿意回到那里,去感知更为丰富的世界,迎接更新的挑战。

确定去香港念书之后,我开始按照学校和专业,筛选提供翻译课程的大学和对应的申请条件,自己提交申请材料之后,拿到了浸会和城大(香港城市大学)的翻译专业offer。但是经过比较和询问前校友,最终我还是选择了香港浸会。

3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各种准备和等待之后,我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港中大的offer。随后,便开启了我在香港一年的学习和生活的旅程。

刚进学校的时候,我就被学校里夸张的盘山公路震惊了,因为学校坐落在山头,各种建筑物都是依山而建,各路校车穿梭在不同的盘山线路中。通常的节奏是:从港铁出来盘15分钟上山去一个书院上课,盘10分钟下山去餐厅吃饭,盘20分钟上山去另一个山头上课……感觉在港中文读书是不会变胖的,因为每天除了坐车,剩下的山路都是靠双腿走出来的!很多爱穿高跟鞋爱美的妹子来港中文读书后,都果断放弃了各色高跟鞋而穿起了平底鞋运动鞋。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在林峰的演唱会

5

提到香港的住宿,可以说是令人又爱又恨。我们读研的学生都是在学校外自己租房,基本都是合租一整套房子的形式,当然也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租到的房子都是又贵又小又拥挤。

当时我们四个女生在粉岭这边合租了一套四五十平的房子,一共有三个卧室。我的房间只有四个平米,却有床有柜有衣橱有写字台,去之前真的很难想象,看到后真是被这利用到极致的空间震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时间久了我也是越来越爱这个小窝,即使一人在外生活也不曾感到孤独与无助,或许我本来就是一个特别享受独处时光的人,而小窝给了我足足的安全感和非常温馨的感觉。

我的室友们也都非常合拍,大家有着相似的北漂经历,如今都在这里求学,一年的时光把我们变成了好朋友,很好的那种。

语言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虽然之前跟粤语完全没有接触的机会,但来香港前的那个暑假,恶补了两部TVB怒学粤语,竟然可以有质的突破。去了那边之后发现居然可以听懂大部分的话,果然只是方言并不是外语,学到能听懂的程度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如果要能说出口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经历去练习和交流了。一般香港受过教育的民众都听得懂普通话,年轻人普通话和英语都基本没什么问题,但是也有些上了年纪的人或是小店的店主会不懂普通话与英语。

在此分享一个我室友的趣事: 那天她去一家小吃店里买米线吃,可惜店主不懂普通话她也不会粤语,于是她把大拇指跟食指比划成一个圈表示想要的是那种粗粗的米线,辛苦地用手比划半天,店主点头微笑表示明白没问题,于是在那里等了一会,最后加工完了,店主给了她六个凉拌的小皮蛋。她惊呆了!但也懒得再和店主去说,一脸懵地拿着六个皮蛋回去了,而我已在边上笑疯。回来后,本来一向不想学粤语的她发誓一定要好好学粤语了!

在校期间,还很有幸地去参加了余光中教授的诗歌讲座。80多岁的余光中老先生也曾是香港中文大学的中文系教授,那天在诗歌分享会上深情朗读自己的诗歌和翻译作品,还自己配乐唱出来,诵到深情处真的会让人动情地掉泪,第一次感受到中国的语言文字竟有这样的魅力。

曾经的老先生只是在语文教科书,文学经典丛书中出现的一个伟大的名字,而今通过如此近距离接触,才会感受到大师的幽默,真性情与人格魅力。尤其是当他投入地朗诵完《珍珠项链》说道:这是我们30年珍珠婚时,我送给爱人一条珍珠项链时写给她的诗歌。然后他温柔地拉起坐在观众席上夫人的手,那一刻,有多少人为他们60余载经历风雨的爱情所动容,的确,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从未写过英语新闻的我,还要给香港学生写的英语新闻做编辑,难度可想而知。曾经有几次,自己在艰难的工作面前急得掉下了眼泪。好在我身边的香港同学给了我很多好建议。后来每次拿到稿件,我都是先把文章“学”懂;然后再进行修改。这样一来,工作量大,进度也比其他编辑慢。为了赶上正常的进度,每期我都不得不提早开工,即使这样还常常要干到夜里一两点。学期末,我终于收到了老师的邮件,说我“做得很好”。

其实去香港念书,学术上没有特别大的提高,毕竟时间比较短,但是新接触的想法和概念对我的帮助和改变很大。最庆幸的是认识了一群朋友,我们一起讨论课题,一起春游烧烤,一起在家里吃火锅,一起跨年。去之前,我一直担心,毕竟大家都成年人了,生活习惯和生活圈也相对固定,会不会比较难交到朋友。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多余了。毕业虽然有几年了,但是现在跟这些朋友还有联系。时不时地吐吐槽,讽刺下对方的现状,这感觉挺妙的。

1

其实去香港读研之前,我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也没有香港情结之类的特殊情怀。当时在北京读本科的时候,我们外语专业跟港中文有硕士项目合作,大三时候可以通过学校推荐申请港中文。虽然几率会比自己申请更大,但是限定了专业,只可申请语言学硕士。可是我对这个专业完全提不起兴趣,这也是我大学时学得最痛苦的一科,就不假思索地放弃了这个机会。

虽然如此,但我对港中文还是心心念念。于是便自己去官网研究一番,发现港中文的翻译系还是非常让我心向往之。有了想法就要赶紧行动,然后我就开始了漫漫的DIY申请征途。

-

  大三上学期,我被选派到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国际新闻系进行为期半年的交流学习。

香港浸会的翻译专业(授课型)有两个分支:实践型和研究型。针对不同的分支,选得课也不太一样,但是两种学习模式也有共同的必修课。学习的模式和要求跟国外大学基本一致:教授授课、课堂讨论或小组讨论、课堂展示和课后的大小论文等。毕业要求学生需要修满30个学分,每一门课是3个学分,最后论文或翻译项目占3个学分。

本期访谈人物是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的Roxy,专业是计算机辅助翻译(CAT)。上次Roxy在她的留学日志中,给大家分享了在香港的“吃货经历”。这次她给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申请经历和在港中文的学习生活。

  在香港交流的那段日子,每天我都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曾经在图书馆待到闭馆还不愿意离开,被管理员“敲铃”警告;曾经为了给报纸排一个好看的版面,连续七个小时待在机房;曾经为了采访一位“无可奉告”的政府官员连续一个月每天打电话给行政署……只为了用心地、用力地感受这里的教育模式和理念,交出一份自己满意的答卷。

刚到香港,第一印象就是人多,其次是住宿条件比较艰苦。我租住的公寓是两室一厅,总共34平,四个女生一起住。我和室友的房间只能放得下一张高低床,一张1.2m的书桌和一个衣柜,而且因为桌子顶着衣柜门,只有一边门可以开。家具摆满之后,就没什么空间了。

4

在读研期间,也去香港其他高校参观过,大多都有种虽然小但特别精致玲珑的感觉,可是港中文的美不同于香港别的学校,是依山而建,面朝大海的豁然与大气。天人合一的观景台也成了很多学生与外来游客前来拍照凹造型的圣地,爬过几个山头绕过几个弯,突然大海以最美的姿态展现在你面前的时候,的确是有种美到想哭的冲动。

港中文的图书馆也是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地方之一。全校共有8个图书馆却有着不一样的风格,在中央位置的大学图书馆别有心机的室内设计也得了很多国际设计大奖,很多区域就像自己融入到山水画中一样。图书馆里也有很温馨曼妙的提示语,比如“四年很短,小心时光失窃”。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因为一个地方,爱上了看书的感觉,也许就是这种安静美好却又自由开放的氛围让人不想离开。

CAT并不是机器翻译,而是译员在计算机辅助下的翻译。CAT系统有基于术语,语句,文本,实例,网络等林林总总的语料库的支持,功能非常强大,但CAT系统在译文质量,技术操作与使用范围上都是有缺陷的,在实际操作中,译员的思辨过程是依赖数据库进行翻译的CAT不可能取代的。扎实的双语能力,翻译技巧及理论铺垫,是使用CAT系统时作出准确判断的基础,翻译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在坚实基础上灵活运用所学知识,才能充分享受CAT带来的智能与便利。

上课形式除了一些大课的模式,还有许多研讨会形式的小课,当时我们系主任陈善伟教授就是给我们上翻译工作坊(workshop)的课,感觉真的是受益匪浅。我们平时都称陈教授为爷爷,因为他平日里总是一副特别慈祥温暖的样子,在对待我们翻译的作业与讨论时,又是特别认真仔细,他提倡的翻译理念是非常忠于原文,当然每个人会形成自己不同的翻译风格,也没有高低好坏之分,但是他的理念对我翻译学习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其实我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去控制自己过于随性的翻译,如何去细究每一个出处与来源,更学到了一种做学问的态度,一种强烈的意识去对自己翻译的每一个词负责。

学期末的考核形式非常的多元化,有些是考试与论文的结合,有些是做课题项目与做课堂展示的结合,具体要看你选了什么课,选课前都可以通过去My CUHK上了解课程大纲与考核模式,可以选择自己比较感兴趣的课程,很多课的老师也是欢迎旁听的学生的,只要有多余的空位,事先去跟老师打好招呼,就可以不受选课数量的限制,去其他课堂蹭个课,也是学习生活中不可多得的乐趣!在期末阶段写论文或是做课题项目展示都如同磨人的小妖精,在经历了数个心无旁骛晚睡熬夜的日子,终于诞生了一篇难啃的论文,那一刻的心情或许只能用“漫卷诗书喜欲狂”来形容了吧!

此外,关于该专业的就业前景,还是要看个人能力怎么样,不能单从专业上去下定论,毕竟这还是一个关于语言的学科,语言只是媒介与工具,还是要通过和别的专业和领域多结合多学习,才能擦出火花。

国际新闻系的报纸是一份全英文报纸,叫做“The Youth Reporter”,由二年级学生担任记者,三年级学生担任编辑。指导老师是香港传媒专家毛孟静女士。

访谈对象:Jacqueline


知识产权的保护做得非常好,连复印书本都会被视为非法。

访谈时间:2017年5月8日

苹果电脑和打印机,可以直接在电脑上做笔记并打印出来。每门课都分为“lecture(讲授)”和“tutorial(指导)”两部分。讲授是指单纯的授课,老师讲、学生听;指导则是采取师生面谈的形式。老师常常会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来改变教学方式,避免了内地大学普遍存在的老师不认识学生的状况。

我当时属于脸皮比较厚的类型,常会“骚扰”我的导师,跟她约见面,把我的问题和新的想法跟她交流。有时候会聊很久,聊着聊着就聊到论文以外了。我的导师当时就有帮我分析留港工作的形势和是否继续读博的问题。对这点,我很感恩,毕竟教授们都很忙,能抽出这么多的时间解决我的问题,真得让我很感动。所以,我觉得跟导师的交流,一定不要太被动地等他找你,这样很不专业而且也可能让导师觉得你的积极性不高。

  这学期全校共有来自全世界的两百多名交流生。为了使我们尽快地适应香港学校的生活,校务处为我们举办了为期三天的指导活动(Welcome camp),让我们很快熟悉了学校的布局和各项规矩。

一般情况下,都可以顺利毕业,除非学生要求延迟毕业、课堂表现和作业非常差或者论文涉及抄袭。但是每个人的GPA差异可能会比较大。所以如果只是希望可以顺利拿到文凭,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但是如果想要拿到漂亮的GPA,需要额外付出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最有意思、也最艰难的课是“编辑实验室”。这是一门应用性很强的课程,上课的内容就是学生自己办报。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好好学粤语了,正好我的一个室友是广东人,她跟本地人说粤语的时候,我就在屁股后面听着学,遇到不会的词就问。学习语言这种东西,真的要厚脸皮才行,犯错越多,学得越快。甚至到现在,我还在学粤语,跟朋友在微信聊天的时候,就操着一口蹩脚的粤语,不会的词就先用普通话或者英文替代,说完之后,就问朋友正确的发音。这个过程,其实很有趣而且很有成就感。我现在已经可以听懂90%的粤语,能够相对比较流利表达我想说的话,但是还是有很多词的发音有问题。我会继续学下去,直到被人发现不了是个“外地人”为止。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浸会翻译专业的主要课程都与中西方的翻译理论和技巧相关。比较特别的一门课(也是我最怕的一门)是欧阳教授的Master Classes。这门课对中国传统诗歌翻译的针对性和实践性都很强。一学期结束之后,整个人被虐得很酸爽。除了课堂之外,香港浸会每周的翻译论坛(translation seminar)很有名,每期的嘉宾都是全世界的翻译或跨文化研究的大牛。这种跟大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不光是在翻译专业,香港的多数大学在人文和科学交流方面做得特别好。我第一次见到王安忆、贾平凹和阎连科这种中国文学界的大牛,都是在浸会的人文活动现场。

  我选的课多是小班教学,十多个学生围坐在教授身边,每人面前都有一台

除了这个温情的事儿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儿,让我震惊得很。第一天我到了住的地方,安顿好之后,跟室友一起去家里附近的“街市”(传统的菜市场)买菜,准备做饭。我就用普通话问店主鸡蛋多少钱,然后她用粤语回了我,我没听明白,又用普通话问了一遍,然后她又用粤语回。那时候,我才发现,我高估了自己的粤语水平,也高估了香港同胞的普通话水平。最让我震惊的是,我们最后是用英文沟通的。那种震撼感,真地很难用语言来描述,说好像被雷劈到都不为过。

  作者:郭姗姗

访谈实录:Jacqueline的故事

  因为已经进入高年级,我们可以自由选课。我结合自己的专业和爱好,选了“高级新闻报道与写作”、“编辑实验室”、“英语新闻报道与写作”、“世界新闻媒介体系”和“翻译原则与技巧”5门课。我的老师中,有两位是英国人,两位是香港人,还有一个日本人,这对我的英语口语和英文写作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刚开始由于听不懂课,我还曾偷偷把录音笔带进课堂,结果被好心的香港同学提醒:一定要征得老师同意,否则会被视为侵权。在香港,

2

  从深圳罗湖过关,再乘火车,就到达了学校所在的九龙塘。当时正值盛夏,拎着沉重的大皮箱,广东话又讲不好,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学校。不过入学手续倒是办得很顺利,一个小时之后,我就住进了学生公寓。

我常跟朋友们开玩笑说,香港是让我开始好好生活的地方。没去之前,我的世界就像个井,我接触到的人和接触到的事情就那么多,时间久了不免会呆在舒适圈里,没了继续往前走的动力。虽然每年假期都会外出旅游,但是长时间地生活在一个地方,很自由地用自己的方式感知一个地方还是第一次。正因为是第一次,香港带给我的冲击和变化,大到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形容。原来世界可以是这样的,也可以是那样的,原来我各个方面的潜能,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

  浸会大学的学生公寓是男女混住的,每层楼的左边住男生,右边住女生。每两人一间房,每两间房共用一套卫浴间。我的室友是香港学生,“厕友”(toiletmate)则是一位香港人和一位巴基斯坦人。跟香港学生交流时,多半是普通话、广东话一起上,实在不行就英语助阵;跟外国学生和老师交流,就全靠英语了。

3

  在浸会大学,我第一次觉得学习是一件这么好玩、这么富有成就感的事情。香港社会讲求公平竞争,大学风气也非常好,勤奋努力的学生最容易得到肯定。这期间我参加了很多课余活动,在全校戏剧表演比赛中获得了亚军、在征文比赛中获得了冠军,这些都让我深刻地感觉到,自己虽然只是一个交流生,但只要积极进取,就能被认可。

1

5

缆车俯瞰的香港

浸会的翻译专业,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毕业论文模式:论文或翻译项目。论文就是一般性的毕业论文,自主提出观点,随后用理论支撑。而翻译项目是学生自主选择未被翻译过的书籍或文章,中译英或英译中都可,翻译实践结束后,可以附上翻译过程涉及到的技巧等。关于这个部分,学生一定要多跟自己的导师沟通和交流。

在香港的迪士尼乐园

对我来说,选择香港的原因比较简单:一方面,它继承着英国传统的教育模式(历史因素);另一方面,它是我所考察的所有留学目的地中,性价比最高的。

但是熬过了那几个月之后,整个人有点“脱胎换骨”的意思。虽然英语依然有所不足,但是翻译时,对文章结构的把控和翻译技巧的应用,明显得心应手了。这点是在整个翻译项目中,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知自己的不足,但却可以很自信地表现自己的东西。

到现在我还记得到香港第一天时的情形:出了机场,进了市区。我拉着两个大箱子,因为找不着有电梯的地铁口,正琢磨怎么办。突然有个人拍了拍我的背,用蹩脚的普通话对我说:“我帮你把箱子搬下去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搬着其中一个箱子走下去了。那一瞬间,我对香港的好印象简直是爆棚,我没想到在那个时候,会有这么暖的人出现帮我。虽然,2013年前后发生了挺多很有争议性的事件,但我还是更倾向于理性地去看待这些事儿。我所经历的香港社会和它每一个很小的地方和区域,都带给了我很大的包容性。

整个翻译项目的主题确定、内容修改和最终定稿,前后大概花了5-6个月的时间。而关于翻译内容和作者的选择,我比较倾向于现代的作家,书籍的内容首选个人经历或感悟,因为小说类的书籍,在翻译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内容缺失和文风不对等的问题。虽然翻译的成品,可能没有太多人会关注,但作为译者,这些问题需要提前设想。作者和内容选定之后,真正的翻译过程让人“痛不欲生”,对原文的理解问题不大,关键是怎样在尽可能保持作者习惯和文风的前提下,用英语最准确地表现出作者的意思。虽然一直学英语,但我对自己的英语写作一直都很不自信,所以翻译项目对我是很大的挑战。

安顿好了之后,就参加了系里的迎新活动。系主任和主要的教授都出席了,并简要地介绍了整个课程的设置和要求。迎新活动的时候,我真得被校园的构造吓到了。国内的大学基本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封闭的园区,在这个范围内,全部是大学校园。但是香港多数的大学都是开放式校园,学校和城市融合在一起的。从一栋教学楼到另外一栋,可能需要穿越好几条城市马路,唯一让你确定自己没有跑偏,依然在大学校园的提示,就是挂在路边的一个牌子而已。这种很混乱但又很自由的感觉,让我觉得很有趣,也很兴奋。

大二的暑假,预读大三专业课的时候,她发现了翻译学科和做翻译的乐趣。可能是从小受了爷爷的影响,对文字异常敏感,英语专业和这种敏感度的组合自然地把她推向了翻译的世界。

本文由手机版美高梅网站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个地方叫香港,莫让最美好的时光失窃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