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

当前位置: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 动漫 > 比起变成一个成功的人,姑苏晚报

比起变成一个成功的人,姑苏晚报

来源:http://www.best-sclae.com 作者:手机版美高梅网站 时间:2019-12-25 07:13

前天在简书上收到这么一封私信,大概意思是想问“如何成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

我的心中一直有孩子,从幼儿园的孩子到小学生,我会用他们的眼光来看待事物,用他们的思维来思考问题。我知道他们的喜好,我和他们是好朋友。所以我能把生活中丰富的感触,转化为天真的心态和活跃的想象,以游戏的精神融合为有趣的故事。快乐原则、游戏精神是我幼儿文学创作坚守的一个规约。

图片 1

图片 2

每次搬家,工人们都很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书?

童书出版:作家与出版社相互扶持

来自简信

晚报会客厅:苏梅老师好!今天国际儿童节,你是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在这样的日子里,总是有自己特别的想法的吧?

记 者:您是怎样走上少儿出版和儿童文学创作之路的呢?

看到这段话的瞬间,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像是过去的自己在跟现在的自己对话。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过同样的疑惑:念的专业和写作无关,从小梦想成为童话作家,写作水平惨不忍睹,可就是想写,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才好呢?

苏梅:正值“六一”儿童节,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一个有着童心的人,我一直把儿童节当成我自己的节日了,并会收到编辑、作家朋友和学生的节日祝贺短信。今天,我和孩子们一样高兴!我认为,我们苏州的孩子是幸福的!多年前,我们苏州的很多学校在朱永新老师倡导“书香校园”活动后,每年都开展丰富多彩的阅读活动,让苏州的孩子们更多地沐浴着书香。而我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有责任、有担当要为我们苏州的阅读活动添砖加瓦。今天借此机会,我祝我们苏州的所有孩子“快乐阅读,书香童年!”

刘海栖:我其实还是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出版人,准确地说,是一个童书出版人。

一、写作没有捷径可走,无非就是多看、多写。

晚报会客厅:你目前在大学的机关工作,但你原来的职业是幼儿园老师,也许最初的职业是决定了你创作道路的重要机缘吧?

我是1976年到出版社工作的,直到2009年奉调去山东省作协,在出版社工作了33年。我进出版社时,就开始做童书,那时叫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少儿组,我就在那里编少儿刊物。从此就没有离开过童书出版的岗位。1984年,明天出版社成立,我在这一年担任了总编辑,1998年又担任社长。上世纪80年代初期,各家少儿社相继成立。少儿社基本都是脱胎于各少儿编辑室,而少儿编辑室大都是出版儿童文学图书,早期少儿社的编辑多是做儿童文学的编辑,甚至很多老一辈的儿童文学作家都是在少儿社工作,各社也多从做儿童文学图书起步,最早的那批少儿社的领导同志,大都有儿童文学的情结,我也不例外。

现如今网络信息和媒体如此发达,发表渠道也如此之多,如果你真的写得好,根本不用担心没有伯乐。不像以前,写出一部作品还要手写或者打印出来寄到出版社,进行长路漫漫的等待。

苏梅:是的,完全正确。我所学的专业是幼儿教育,毕业后分配到苏州大学幼儿园工作。工作中,我每天和孩子们接触,他们的童言稚语和好玩的事情常常令我捧腹大笑,当时我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把孩子们的好玩故事写下来。刚开始我以写幼儿生活故事和儿歌为主,但我是个想象力丰富的人,发现童话更能表达我的想象和情感,后来写作的重点就逐渐转为童话了。我在苏州大学幼儿园工作了13年。这13年的幼儿教师工作经历是我创作中的一笔宝贵财富,是一口可以不断开掘、深挖的井,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我是因为工作而写作,也因为有了这些年的工作经历,所以能保持一颗童心。

在明天社成立后的一段时间,出版领域还没有完全摆脱计划经济,没有被完全推向市场,我的压力不大,就开始试着写一些儿童文学作品。那时我写了几部长篇,虽然这些作品在现在看起来并不成熟,但敝帚自珍,它们奠定了我后来进行儿童文学创作的基础。上世纪80年代末期,出版社的竞争开始激烈,工作压力增大,我就把创作放下了。不过,我始终倾心于儿童文学,也把抓好儿童文学读物作为明天出版社努力的方向。后来一段时间里,明天社确实成为国内儿童文学出版的重镇,出版了大量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有的作品几乎获得了国内所有的重要奖项,有的作品至今依然是市场上的畅销书。

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多看书,多写作。认真对待自己写的每个字,每句话。

晚报会客厅:能说说你平时的阅读情况吗?你是怎样看待阅读和写作之间的关系的?

除了原创儿童文学之外,我还注意对国外优秀儿童文学的引进。在社里有关同志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引进了大量世界级的国外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比如罗尔德·达尔、凯斯特纳、特拉弗斯、扬松、克吕斯等,这些作家所有重要作品至今仍是明天社这艘大船压舱的宝贝,为国内读者所瞩目。与儿童文学关联紧密的图画书也很早就进入了我的视野,在图画书还没被国内大多数读者接受的情况下,我就将其作为重点项目来抓,聚集了大量最优秀的国外图画书资源,并且很早就由引进走向出版原创图画书,带动了国内重要作家进入儿童图画书的创作领域,明天社也由此成为国内最重要的出版图画书的出版社。通过一系列努力,明天社由建社初期以10万块钱起家的小社弱社,发展成为净资产超过一个亿的大社强社。

关于看书和写作,有一点想要强调。很多培训课或者写作班总喜欢打着速成的旗号来忽悠人。还有些人喜欢标榜自己看过多少书写过多少字。

苏梅:我从小就喜欢阅读各种各样的书,一有空就阅读,以至于我小学4年级就近视了。因我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所以我家的藏书丰富。另外,我把自己的零花钱也都用来买书了。每次搬家,工人们都很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书?那时有丰富藏书的人家不多的。小学和初中时,经常有很多同学来我家看书或问我借书看。因我从小就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大量的阅读使得我的知识面宽广、思路开阔、作文也写得较好。从小学起,我的作文一直被当作范文读出来或写在黑板报上,初中还发表了作文(当时的儿童刊物很少,发表作文比较难)。我想,现在我能成为一名作家,是和当初养成的良好的阅读习惯、打下的写作基础分不开的。当然,现在的我非常忙,除了工作,业余要写的约稿很多,大多数的双休日还要给孩子们上“阅读与写作”课,有时还要参加公益讲座。但就算再忙,每天我都会抽出时间来阅读。写作和阅读对于我来说,就像吃饭和睡觉一样重要,是每天必须的。

就在明天社的事业蓬勃发展向新的目标迈进的时候,我奉调去了省作家协会工作。当时是有点失落的,毕竟除去在部队当兵的几年外,我一直没有离开童书出版,没有离开童书,我的事业在这里,我的朋友们也都在这里,我甚至大病一场。我当然不甘心,经过思索和寻找,不久我就知道应该做什么了。我找来很多书大量阅读,做必要的准备,病好之后的一天,我写下了第一个字。我对朋友们说,我又回来啦!

这些都是没用的,真正厉害的人不需要这些外在的东西来证明自己。

快乐原则、游戏精神是我幼儿文学创作坚守的一个规约

记 者:您做了30多年的童书编辑和出版,在您看来,新世纪近20年以来,儿童文学出版较之以前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不管看过多少书,学进去的才是你的,不然就是空中楼阁。

晚报会客厅:你心目中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要具备什么条件?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还有,你的创作灵感一般从哪里来?

刘海栖:我从事童书出版30多年,见证了儿童文学发展各个时期的情况。上世纪80年代可说是儿童文学值得书写的一个时期,它为今天的儿童文学的繁盛奠定了基础,也深刻影响了之后儿童文学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不但涌现了众多的儿童文学作品和儿童文学理论,其更大的意义还在于,形成了一支创作活跃、风格多样的儿童文学队伍。1986年,文化部和中国作协在烟台召开儿童文学创作会议,有200人参加,全国有影响的老中青三代儿童文学作家都参加了。当时参加会议的风华正茂的青年作家,有许多至今依然活跃在创作一线,有很多人已经成为儿童文学创作的标志性人物。我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会议上那些令人钦佩的身影和声音。

写了很多字不叫厉害,写得好才厉害。一味追求数量,每天打卡,看起来很努力,但是没效果啊。还不如好好沉下心来,反思一下自己的作品有什么问题,多虚心请教别人怎么改进,把一篇文章反复修改直到改好为止。

苏梅:我认为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家,首先需要一颗童心。我创作20年,感觉自己的变化不大,还是那么幼稚和单纯,还是怀有一颗童心。在家里,儿子常常笑话我的心理幼稚,还不如他成熟,因为我时常会停下来看一只黑白的小鸟飞跃,看几只小猫嬉戏,为了墙角开放的红红的彼岸花而发一会儿呆……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家还要有明确的读者意识。作品给多大的孩子看,他们的年龄特征和审美特征是什么?作家都要了然于心。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老师就是这样评价我的。我的心中一直有孩子,从幼儿园的孩子到小学生,我会用他们的眼光来看待事物,用他们的思维来思考问题。我知道他们的喜好,我和他们是好朋友。所以我能把生活中丰富的感触,转化为天真的心态和活跃的想象,以游戏的精神融合为有趣的故事。我想:灵感的来源一是童心,二是多阅读多学习,三是多写多修改。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儿童文学读物的出版出现了低潮,这与市场的发展有关。当时各个出版社都开始注重市场效益,而儿童文学读物并不是容易带来效益的出版品种,很多时候不如低年龄段的儿童读物畅销。大多数少儿出版社甚至取消了儿童文学编辑室,只有个别社还保留着。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也不多,且作品集中在个别出版社;这些儿童文学作家的市场地位也比较成问题,有些现在很重要的作家,在当时被某些出版社用很少的钱买断了所有作品。当然,那时也有很有眼光的出版社和童书出版人,他们一直在坚持儿童文学读物的出版,像《草房子》和《第三军团》以及一批至今依然有影响力的优秀作品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我始终对这些甘于寂寞、卓有眼光的坚守者满怀敬意,也从他们的执著中获得前行的勇气。

二:找准自己的写作风格和定位。

晚报会客厅:近年,我们苏州的儿童文学在国内是很出彩的,尤其是你们这几朵“金花”,如王一梅、徐玲等,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完成了对金曾豪等前一辈优秀儿童文学作家的接班。你是如何看待获奖作品的?

进入21世纪,尤其是近十几年,儿童文学又有了大的发展,有业内人士把这称作儿童文学的“黄金十年”,从规模和影响力上来看,这种说法大体准确。

出版社评价一部作品是否有出版价值的标准之一就是:风格是不是独特,如果你写的内容别人也可以轻易写出来,那你的这部作品也就没有出版的价值。

苏梅:我写作20年,近几年才有一些获奖,这可能是我和有些作家不同的地方。在出版方面,我是个很被动的人,不会主动去联系出版社,更不会去想参评获奖的事情了。后来经常有编辑在约书稿时问我:你有没有获过什么奖?他会告诉我:现在的读者,特别是家长们买书时,常常会看作家的名气、获奖情况等。前几年,我也因为获奖少而失去了一些出版图书的机会,但我并不后悔。最近两年获的这些奖,都是出版社编辑帮我选报的,他们报送参评时都没告诉我,直到获奖公布名单了,编辑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当然,对此我也非常感谢这两位编辑朋友的。我自认为这些奖对我的创作没什么影响,我还是坚持作品是否能获奖要顺其自然,我不会为了获奖而写作,也不会为了获奖而做一些和写作无关的事情。

记 者:国家和社会都大力提倡儿童阅读,家长和孩子们对于儿童文学作品的选择也越来越精益求精,这种对于好作品的需求给童书出版提出了怎样的要求?

在早期不知道如何起笔的时候,可以多看看那些经典和名家作品,也可以模仿一下当练笔。但是,千万不要沉迷于这种模仿,模仿出来的作品也不能公开发布,这是一个写作者的职业操守问题

晚报会客厅:出版了80多种著作,这实在不容易,你怎样看待自己的这些成就?

刘海栖:近十几年儿童文学的爆发式的发展,其原因大致明确,其中,国家和社会的推动起了重要的作用,促进阅读已经进入立法,这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那些说“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人都是弱者,自己写不出来抄袭别人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简直无耻之至。

苏梅:在创作中,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孩子们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刚开始创作的那些年,我还在幼儿园工作,我会把自己最新写的儿歌念给他们听,编的故事讲给他们听。看着孩子们听故事时专注的眼神或哈哈大笑的可爱表情,我的心里甜甜的,觉得很有成就感。

儿童文学的发展自然也离不开儿童文学作家自己的努力,现在,中国儿童文学已经有了一支很有阵势的队伍,蓬勃向上,浩浩荡荡:老作家依然焕发青春,笔耕不辍;中青年作家越来越成熟而勤奋;儿童文学作家队伍里甚至出现了优秀的成人文学家的身影。阅读推广活动也日益普及,家长们的素质不断提高。但是我想说,其中出版社的作用不可替代,正是由于出版社市场意识的增强和能力的提升,以及对于需求的引领,才使得中国儿童文学读物无论在数量规模还是在市场份额占比都具有世界领先的位置,这也为中国的儿童文学真正走向成熟、走向高水平、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

最后一定要从学习别人的写作方法中跳出来,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

晚报会客厅:在题材的选择上,有自己限定的禁区吗?譬如“黑暗童话”。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现在儿童文学读物的繁荣,很大程度上还是数量规模和市场份额上的大幅度增长,我们的童书,尤其是儿童文学读物,在质量上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对于要很好地满足读者日益增长的阅读需求还有距离,想要真正比肩世界级的儿童文学大师还有不少的路要走。在这方面,除了儿童文学作家要努力认真地写出好作品奉献给读者,出版社也有更多事情要做,除了出版本身的技术性问题需要解决,出版社的工作还有导向性,往往会引导作者的创作方向,会左右一些作者的选择,从而在整体上影响市场的走向,所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我想,出版社应该既尊重市场,又引导市场,大家一起努力,互相扶持,共同成长,才能拿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

另外,再说说定位问题。你得承认世界上有天赋这种东西存在,根据天赋找准自己的定位,明白自己适合写什么题材。古往今来,无论什么题材都能写好的人是非常罕见的。

苏梅:我一直努力给孩子们创作真善美的作品,把好思想、好品德融入生动有趣的故事中,带给孩子们正能量。在创作方面,我有自己的底线,就是绝对不会让暴力、恐惧、阴暗、残忍等出现在我的作品里,我要给孩子们正面的教育。以前大家议论纷纷扬扬的《一只丑小鸭的悲剧》等“黑暗童话”,我是非常反对的。现在的孩子们随着进入小学以后的考试压力、升学压力等,他们的童年被缩短了,再不给他们快乐,是对孩子极不负责的事情。

编辑与作家共同成长

同类题材也可以细细划分,比如儿童文学可以分为幻想小说,科普童话,人文童话……

我没把他们当学生,他们也没把我当老师

记 者:在您看来,出版社和编辑在“作家的诞生”过程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三:基本功要扎实啊。

晚报会客厅:你是怎样看待国内市场的童书的?是否从中发现有什么不足的方面?你自己又是怎样追求的?

刘海栖:我是很看重编辑的地位的,我觉得出版社最核心的资源是编辑,没有一支好的编辑队伍,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出版社,这个道理看似尽人皆知,但实际上,在市场压力和指标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培养一支好的编辑队伍并不容易做到。在一些出版社中,编辑往往处于被动位置,要为完成利润指标而拼命工作;要被渠道的话语权所左右,渠道不是为产品服务,而是反过来产品为渠道服务;编辑还被要求尽心尽力地去为重要的作家服好务,在有众多竞争者的作家争夺战中,尽可能地抢来有市场价值的作家书稿;编辑花费更多的时间埋头于案头工作,其实对于重要作家的稿件并没有发声的权利,甚至被要求不能对稿件加以改动。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久而久之,年轻编辑逐渐失去了职业自豪感和创造力,人才流失不断出现。

曾经有个学生问一个声优大神:“我非常喜欢动漫,怎样才能给动漫配音。”

苏梅:国内市场上的童书很多,其中选编的名家童话书很多,我也曾主编过多套名家童话丛书。另外,儿童文学作家的书也很多,重复出版现象比较严重。有些名家的名作有几十种版本,同一家书店里会出现几个版本。购书时,令小学生家长们很困惑的一个问题是:面对这么多版本的同一本书,我该买哪一本?他们常常来问我这个问题。我比较喜欢和关注幼儿图画书。目前图书市场的幼儿图画书以版权引进的居多,国内作家原创的很少,特别是“功能性图画书”。我常思考,是国内作家写不出那样的好作品吗?据我了解,引进版权对出版社和编辑来说,比较省事,能较快出版,版税不算高,还能保证一定的销量,很多家长喜欢购买国外的图画书。而做国内的原创图画书,编辑先要找到优质的文字故事稿,还要和作家、插画家反复沟通磨合,要支付的版税成本可能要高于购买引进版权的版税,还要冒着市场销售等的一些压力,不仅做得累,有时还吃力不讨好。这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

我理想中的编辑和作家是共同成长的关系,在作家和作品的成长过程中,编辑为他创造必要的条件,包括传递积累下来的经验教训以供参考,向作家提供必要的市场条件,而不是只把有限的资源向成熟而有市场的作家倾斜。当作家的作品被读者接受,甚至越来越成功时,编辑就退隐到后面去寻找新的方向。即使是童书编辑,也和任何编辑一样,有自己的职业理想和职业尊严,也要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市场是一个好的学校,但服务不是编辑工作的全部。作家应该尊重和理解编辑的工作,为编辑的工作提供方便,甚至为年轻编辑的成长贡献自己的力量;作家要视编辑为朋友和合作对象,而不仅仅是服务者。只有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出版社的队伍和产品的发展才会进入良性循环。

声优大神告诉她:“先打好基础,把普通话练标准,不然的话,你无论多喜欢动漫都是白搭。”

晚报会客厅:你还经常去做公益讲座,为什么?忙得过来吗?

记 者:对于童书,您是出版创作两手抓,既是编辑、出版人,又是作家,我很好奇,在出版或创作过程中,会有出自另外一个身份的考量或审视吗?比如写作时会从出版的角度来看待或修改作品吗?

这句话放在写作上也是通用的,你得先把最基础的语法、标点、写作逻辑、表达方式弄明白啊。不要一篇文章到处都是病句和重复啰嗦的地方,让人看起来味同嚼蜡,创意再好也没用。

苏梅: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孩子。前面说了,我做过13年幼儿园老师,所以刚开始我写的都是给幼儿看的童话故事,随着创作的需要,小读者年龄上移,到了小学生,我就开始研究小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研究小学生们的阅读和写作。为了能和他们充分的、近距离的接触,我尽可能利用双休日给小学生们上“阅读与写作课”,与他们亲近。我是他们的无话不谈的大朋友。忙是忙点,但忙得值。

刘海栖:有写作经验对于一个编辑甚至一个出版社的社长来说当然有好处。第一个好处不用说,有创作经验的编辑或者社长,更容易对书稿做出判断,对于需要调整的书稿提出适合的意见,甚至能预见到书业市场的发展,从而做出有前瞻性的调整和安排。我在做出版社社长期间所抓的一些选题,无论是原创或者引进的作品,现在都还是非常好的产品,被业内所瞩目,继续产生着效益,我想这和有创作经验有一点关系,知道什么东西好,不至于被漏掉。

四:比起变成一个成功的人,成为一个温柔可爱的人更有意义。

晚报会客厅:阅读推广其实是营造一方的读书氛围,当然是很有意义的。但困难不少吧?

还有第二个好处,我在当社长期间,提倡编辑写作,并且做出决定,为每位从事创作的编辑在社里出一本书,当时出书还不是太容易的。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培养编辑对职业的兴趣。一个好的写作者,自然对于编辑这个职业充满兴趣与尊重,会尽心尽力地去工作。而且写作也能帮助编辑提高水平,做出更好的书来。我那时给好几位编辑出了诗集、散文集或者小说,其中有些人也因此有了很好的发展。

如果喜欢就勇敢的去追求,不要害怕失败。

苏梅:是的,有困难。目前,我认为阅读推广好书中最难的地方有如下几点:

编辑和出版生涯的确也对我的创作起到了积极作用。在写作中,我会考虑如何更好地配合出版的因素,比如字数与定价、开本,对设计提出意见,尽量去适应出版方面的需要;我也注意把自己对市场的经验用到写作中,避免给出版社造成压力。写作中,我对于童书的特殊性也会考虑,比如对于图画书,会力求文字和内容有利于插图画家更方便地去表现。由于有出版经验,我和编辑交流起来也比较顺畅,尤其对于年轻编辑,我也会利用这个机会,把自己的编辑和出版经验分享给他们,在细节上多做一些提醒,希望能对他们的职业能力提升有所帮助。

虽然正太分布表明这个世界平庸者占大多数。但是平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未为自己喜欢的事情付出和追求过,这一生就结束了。

一是最多、最直接影响孩子的是有些家长的错误观念。不少家长把童话书、绘本看成幼稚书,他们会说:“这么幼稚的书你不能看。”有些家长还把教辅书、作文书看成是文学阅读,而对于孩子喜欢看、想看的一些文学书,他们却觉得没意义,一般不太会同意买。这是个很大的误区。另外,有些家长习惯让孩子去图书馆借书,很少给孩子买书,多数不是经济原因,而是习惯问题。借书当然不错,但要想真正读进去,让这本书成为自己的营养,那还是最好要完全拥有它,让它成为自己的朋友,成为自己的家人一样。在阅读推广上,我作过一些尝试,效果还不错。但我以为要更多的同行一起努力,包括你们媒体的朋友配合和帮助。

我的童话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影子

也许你到最后都没有成为一名知名的作家,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收获到太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苏梅小传

记 者:您新近出版了一套《豆子地里的童话》,里面多是描写孩子的乡村生活和彼此情谊,您是怎样选取创作素材、确定主题的?

比起变成一个成功的人,成为一个温柔可爱的人更有意义。童话恰好可以给你这些。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阅读推广中心副主任,任职于苏州大学。出版各类童话系列,泡泡图画书系列,自然、科学、数学、安全、心智教育五大童话绘本系列等80多本作品。编写幼教丛书20多套。曾获“第二届中国童书金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部分绘本版权输出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多篇作品入选幼儿园教材和美国小学生华语教材。

刘海栖:《豆子地里的童话》是一套三本的系列童话,分别是《胜利大逃亡》《鸡蛋保卫战》和《寻友历险记》,我很感谢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所做的工作。

如果要写好童话,童心是必不可少的。不要以为童心等同于幼稚,童心是那些自以为成熟的人永远都回不到的过去。

《姑苏晚报》2014-6-1

我主要从事童话的写作,我的童话多与我的生活经历有关,这套《豆子地里的童话》依然如此。我写了乡村的生活,写了那些有着乡村意象的主人公们,他们甚至是动物或者虫子。我的父亲生长在山东的胶东乡村,虽然他很早就离开了那里,但总对早已陌生的老家津津乐道,似乎年纪越大越有感情。我小时候经常在暑假里被他发回老家,老家的那些山,那些水,那些绿油油的田野,还有可爱的豆子地给了我深刻的记忆,我一有机会就跑向豆子地,在堂弟和其他小伙伴的带领下,去捉蝈蝈、逮蛐蛐儿、抓豆虫。我们从豆叶下面抓住肥嘟嘟的绿豆虫,用铁丝从它屁股捅进去,把肚皮翻过来,擦干净豆虫肚子里的脏东西,放到火上烤,烤得喷香,嘎吱嘎吱吃得津津有味。回到城里之后,我们还是常常跋涉到郊区的豆子地里逮蛐蛐儿,晚上才去,用手电筒照着逮,逮住了就放进用纸做的袋子里,把纸袋子穿起来挂在裤腰带上,像挂了一圈子弹夹,高高兴兴地回家,我们家床底下都是大大小小的蛐蛐儿罐。这些回忆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旋,我就把它们写进我的童话里。我也去墙根下抓土鳖,抓了到中药铺换钱,去买柿子皮吃,我把这也写进童话里。后来我参军的部队驻地就在农村,我们经常要去帮助老乡干农活,拉练到一处地方,放下背包就去给老乡打水,我对那些井台和辘轳记忆犹新,这些都写进了我的书里。

再者,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养活自己,真的是一件超级幸福的事情。

乡村在我的记忆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乡村是我生命中的根,这个根给了我营养,于是我的生命就有了更多的色彩。我把这种类似于乡愁的东西融入童话,这既是我情感的释放,也是给现在小读者的礼物,希望他们知道,世界大得很,比书桌和城市大许多,但我们都要记住乡愁;我也希望小读者在可能的前提下,走进大自然,那里有无数的新鲜事,值得去探索,并且能因此而受益终生。

图片 3

记 者:您曾说过,作品基本都是来源于生活经验,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影子。对于童话而言,您是如何处理现实与想象的关系的?

五、融入这个圈子。

刘海栖:这套书里的故事肯定有我所经历的事情。我们那时的男孩子都崇拜英雄,喜欢看打仗的电影,喜欢读《夏伯阳》《红旗飘飘》,喜欢一切与军事有关的,痴迷于做官兵捉强盗的游戏。后来我还去当了兵,站岗放哨拉练打靶,听号声哨声,新兵怕哨老兵怕号,“一长一短拿筷子拿碗”……我把这些生活都写进故事。时至今日,我感谢生活的馈赠,我的生活经验给我的故事提供了最为可靠的保障,我的故事也因此有了根。

你要坚持写下去的话,就会在经意和不经意间被带入童话这个圈子。

我喜欢童话写作,还因为童话创作有无限的可能性,童话的疆域如此阔大,童话的想象如此美丽,叫我欣喜和神往。但我的童话都是建立在生活的基础上的,我不善于上天入地,我也不善于穿越古今,虽然那些东西也很棒,也为小读者喜爱,但我做不来,硬去做肯定做不好。我的童话基本上都来源于生活经验,建立在真实基础上,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影子。我今后还会沿着这条路往下走,争取能做得更好些。

你会认识很多跟你一样热爱童话的人,在大学毕业之前我都是自己写自己的,从来没有认识过一个写童话的人,当时就凭着一腔热情默默的写,有时候我甚至在想,自己会不会是奇葩,难道自己是唯一喜欢童话的成年人?

记 者:这套作品与您以往作品相比有哪些不同之处?

毕业后,仍然不死心,要往这条路走到底。走出社会后,接触到的人和事包括眼界都更开阔了,认识了很多跟我一样喜欢童话的人,他们把童话当成生命的一部分,你应该能想得到那种欣喜感。

刘海栖:我在这套童话里对朋友这个概念做了一些诠释,我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也许是从小当兵过集体生活的经历,使我对朋友这个概念有了比较深的认识。我觉得朋友对一个人是很重要的,尤其是一个男人,我无法想象一个人能够在没有朋友的情况下很好地生活,每个人的成功都无法脱离别人的帮助。当然,有时可能会由于轻信而受伤,但你不能因此而失望,而心生怨怼,而放弃对美好友情的期盼。我在这方面是乐观主义者,我希望世界上多一些信任,男孩子们能够去多信任别人,和大家一起,甚至像那些动物乃至虫子一样,手挽手地去对付看起来强大得不得了的对手。

你会认识很多有趣的人,在他们身上会发现,原来生活还能这样过,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美好。

另外,我在创作中是有意识地去追求幽默的,但不知道做得好不好。对于幽默,很多理论家做了精辟的论述,下了很准确的定义,现在也有很多体现了这种特征的作品,值得我学习。我只是在努力地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想要的是具有辨识度的幽默。我不想去简单地搞笑,幽默应该是渗透到骨子里的东西,它在必要时会自然地流出来,生活里处处都有令人会心一笑的东西。

你会认识很多真正厉害的人,他们不用吹嘘,不用炫耀,举止言谈自带气场,做的事情也会让你收获良多。并不是要你攀附他们,而是从他们身上学习那些有点,开阔自己的眼界。再不济,看到别人那么优秀还如此努力,自己也多少会有点触动吧。

记 者:在您心目中,好的童话作品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

六、当你质疑自己的开始,其实就已经放弃了。

刘海栖:好的童话作品要有一个好故事,我在努力地营造这种故事。我觉得,有些童话缺少必要的难度,其实,即使是低年龄段的童话,也应该具有一定的写作难度,这个难度不仅体现在语言上,更多的是体现在故事上,一个好故事太难得了!我想,作家们都应该去追求有难度的写作,应该把故事编得精致再精致。

这条路很漫长,也许还会遇到很多挫折和委屈,如果不是真的热爱真的很难坚持下来。

儿童文学现在遇到了一个好时代,现在的儿童文学作家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被那么多的读者所关注、所钟爱。而正因为如此,每个儿童文学作家就更应该知道自己肩头的担子有多重,自己的责任有多大。我们面对的是孩子们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他们要得到最好的营养,我们决不能辜负他们,决不能对他们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只要想到这个,我就会谨慎地下笔,慢慢地写作,争取写得好点,再好点。每个童书作家都应该把为读者负责作为惟一标准,大家一起努力,儿童文学就能攀上更高的高峰。

想要坚持一件看起来不那么靠谱的事情,谁没有经过几个让抹眼泪的故事呢,其中大部分阻力可能还是来源于最爱你的人,你的父母。

但是,也会有很多幸福的事情,一种只有自己明白的幸福。

比如,听到有个孩子说超喜欢你的故事,有人会觉得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却会觉得无比珍贵,类似云云的事情……

当然,无论哪个领域和行业都有其规则,不管好坏都是要学习和知道的。这些都是在以后的生活中学习的,十天半月也学习不来,长路漫漫兮,慢慢积累吧……

七、可以试着参加一些权威的大型比赛。

虽然这类比赛有很多大神和知名作家参加,获奖名额也很少,但是去试试也没关系,至少可以看到自己的差距,万一真的获奖了呢?

本文由手机版美高梅网站发布于动漫,转载请注明出处:比起变成一个成功的人,姑苏晚报

关键词: